燈塔SEO > 創業 >

創業是最接近自由的方式

作者 燈塔seo ?·? 發布日期 2021-03-19 04:20 ?·? 來源 未知

  顧大宇不再擔任bong的CEO了。

  幾個月前,他開始重讀麥克盧漢的《理解媒介》。書快被翻爛了。他開始了一個全新創業項目。

  這款與異性進行視頻直播聊天的陌生人社交軟件,上周橫空出世,已經擠炸了朋友圈。

  那天晚上,好奇的年輕人都在談論大宇的新項目,那些新鮮透濕的姑娘,或者刷屏海報里,那個小包裝里裝的到底是什么。

  一手折騰起這波小高潮的顧大宇,對此感到滿意。

  「秒播跟那些亂七八糟的直播平臺可不一樣?!诡櫞笥畎阎鞑ゾW紅比作副本,玩家就是看客,打副本改了贊賞。這個套路太low了。他要做的,是通過信息的進化,改變人與人的交互方式。

  這已經是這個互聯網弄潮兒的第三次創業了。第一個項目是來往,時值SNS之熱初見端倪,不過那場零和游戲的贏家,是微信。

  第二次創業,趕在智能硬件的風口來之前,大宇創辦了bong——不斷迭代的智能腕部設備。它承載著此人對人與人交互的天然興趣。他原本希望bong能超越手機,成為人與人、人與世界之間的交互媒介。

  項目成敗遑論,顧大宇說自己首先享受了過程,「創業是最接近自由的方式?!顾释杂?,也渴望這個世界聽到他說的話。

  這次的話語,從有些沒頭沒腦的海報開始。海報里面那個小包裝,已經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其實,那是一個安全套,只有0.01毫米的安全套。

  連著幾天,他在朋友圈插科打諢,像網紅一樣傳播這樣一張海報。

  這位熟諳媒介的前電臺主播有些警惕。

  「你是不是想寫一個loser???」采訪還沒開始,顧大宇就這樣笑話?!缚磥砦艺f的每一句話,都會變成呈堂證供?!?/p>

  他多慮了。

  一

  7月21日,bong3HR再度上線,10秒銷售了5730支,90秒后,1萬支手環全部被秒光。就像每一代的bong手環一樣,bong3HR,依舊是個爆款。此時的這個團隊,也從最初的5個人,變成現在擁有百來號人的團隊。

  只不過,這個戰果,是由bong的新任CEO李楷向媒體宣布的。此時的創始人顧大宇,依舊興沖沖在在朋友圈轉發bong3HR的戰況,摘錄媒體的溢美之詞。雖然,在半年前他已漸漸淡出,只少量參與bong的事務。

  bong正從1走向N,也沒了從0到1時候的刺激。那是專屬于顧大宇的高潮,以及高潮之后的失落。

  2013年7月,從阿里巴巴離職出來創業,在西湖邊的蜜桃咖啡,「要做就做第一嘛?!诡櫞笥钸@樣攛掇他的合伙人皓玥。

  bong1代在幾個月后上線,顧大宇真真兒給它加上了足夠多的第一——首創了全自動算法,史上最輕、最薄、最簡單的手環。

  bong1登錄點名時間,成為這個眾籌網站第一個眾籌額度超過50000元的項目。一個月后,點名時間宣布轉型成為智能硬件首發為主的眾籌平臺。點名時間創始人張佑親自參與了bong智能手環的眾籌,張佑把bong稱為超級項目。

  勢頭大好,代工廠跳票、部分出現質量問題、膠水外漏,這些狗血的事情都被一一克服了。智能硬件的春潮乍起,智能手環開始跳出極客圈。

  創業者、投資人、人工智能科學家,還是普普通通的bong的粉絲,全都打了雞血。

  看起來,萬物互聯的時代幾乎已經觸手可及。

  媒介即訊息,麥克盧漢用信息的概念,揭示了人類社會的組織方式。萬物互聯讓信息有了全新的形態,顧大宇相信,這是整個人類社會組織方式在變革的方向。他要做的,就是推動這場變革。

  十個月后,大宇推出了bong2。當apple watch強勢入場以后,主打智能手表的bongX、bongX2也順利上線了。

  他趕上了好時代。這些產品,一上線就成了網紅。所有人都在議論,銷售數字更是漂亮得讓人驚嘆。和這位創始人本人經常被刷屏的言論和新聞一樣,顧大宇和bong,都成了創業時代的網紅。

  不過,「高潮以后,就是漫漫長夜啊?!勾笥钜惶种?,再略斜著放下,打趣道,「銷售曲線都是這樣的,」

  沒有人想到, 2014年到2015年中的智能硬件熱,也不過是那瞬間的煙花綻放。

  粉絲那面bong的大旗,還在眼前揮舞。bong在資本市場就開始遭到冷遇了。2014年7月22日,小米發布了小米手環,售價是79元,對風靡極客圈的一系列手環發動了降維攻擊。

  大宇跑了很多趟北京,接洽了不少投資人,也找過足夠多的FA,融資卻始終不能敲定。

  革命沒有發生,原本想就萬物互聯與這個世界談談的大宇發現,「沒人聽了,下班了?!?/p>

  低潮期來了,并且一直持續到現在。

  二

  上帝似乎喜歡看熱鬧。在此之前,智能手環這場田徑比賽進行得很順利,bong就像一只被安排好的兔子,拉動了整個第一梯隊的跑步速度。

  一個搗亂分子中局入場,兔子有些乏力。

  小米攪局,顧大宇決定迎戰。小米手環發布之前,他就在自己的公眾號上發布了聲討檄文:《石頭雖然堅硬,可蛋才是生命》,講述了小米手環發布前,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小米手環負責人孫鵬聊過一些想法。

  小米手環兩天后,bong2緊隨其后,售價從第一代的690元,調整為99元,做到了與小米同類價位。

  然后,這一戰對bong來說有些慘烈。

  bong2的硬件質量下降嚴重,更換電池不好操作、與手機連接有問題、操控也很粗糙。甚至有粉絲幾個月內用壞了4只bong,拍下它們一字排開的照片,憤而曬在了朋友圈?!溉绻皇且驗楦笥钍桥笥?,我就要在朋友圈吐槽bong2了?!挂粋€媒體記者私下這樣說過。

  大宇的天使投資人,盈動資本創始人大象,也直白地說,如果下一代產品還是這樣,bong就會死。

  但那時候的顧大宇,很辛苦,忙著解決問題,和團隊一起埋頭工作。他不迷茫,依然相信未來可期,他踩著bong這塊穩固的沖浪板,正沖向智能硬件最宏大的浪頭之上。

  現在看來,這樂觀有些生硬。

  bong2折損了不少積累下來的用戶體驗,現在說來太早,但「如果哪一天,bong上市了,或者死亡了,我們再來復盤,bong2也許就是一場滑鐵盧?!褂瘎淤Y本合伙人蔣舜這樣評價。

  幸好,bongX 和bongXX順利發布了。發布會那天,會場容納了一千五百人,圓形頂棚的自然采光設施,照的全場透亮,無人機在會場頂部盤旋。

  顧大宇穿一件黑T,站在會場中央,介紹bong XX 不同LDE點陣代表不同信息的功能。到底做過電臺主持,他聲音渾厚,聚攏了所有的注意力。臺下,有粉絲舉著一面印有bong LOGO的大旗,從座位上站起來,大幅度地揮舞,頗有些旌旗蔽空的意思。

  發布三天,bongX和bongXX在淘寶眾籌上的達到了150萬元。

  然而,這150萬并沒有讓正在低迷的行業轉向。

  融資遇挫,銷量也沒辦法徹底打開。從2015年10月開始,大宇不再高速前進了。他坐在西湖邊的頻率變得很高。他常一個人坐在西湖邊的長椅上,看看風景,看看來往的人,更多的時候就自己埋頭玩手機?!脯F代人嘛,單坐著也是玩手機」。大宇承認,「比較難?!?/p>

  2015年一整年,小米手環的銷量超過1200萬只。小米這家市值450億美金的公司,輕輕揮揮手,亂了bong的陣腳,也壞了生態。

  整個智能硬件圈子,都被小米惹毛了,戰斗先鋒是「天生驕傲」的羅永浩,他一腳踩進手機,這個比手環還重的多的行業,就號稱一群笨蛋等著被虐,雷軍就是一個土包子。

  然而絕不降價的錘子手機降價了,硬件問題頻發。

  老羅有句話開始常掛在嘴邊:「我不是在乎輸贏,我只是認真?!?/p>

  三

  「我是一個沒有勝負心的人?!宫F在,大宇也這樣強調。

  他把勝負排名看做一個相對關系,「就像在一輛公交車里,你湊巧是最高的那個人,那又怎樣?我德州贏了你,又怎樣?」

  「很多時候你取得成績是來自于你的對手是誰。這個就很扯淡嘛。你也可以買一堆弱者來陪你玩?!勾笥钸@樣說,他看不上大部分對手,不在意爭個排位。

  就像羅永浩一樣,他的人生似乎也有值得天生驕傲的理由。

  浙大畢業、做搖滾、玩鐵人三項、寫小說、拍紀錄片,……年輕時,他急著把自己腦子里的一切都變成作品。他還騎著自行車,從杭州騎到了北京?!府敃r覺得是件很牛逼的事兒?!?/p>

  1996年,他有了一支自己的搖滾樂隊,年輕的顧大宇覺得,自己可以改變一切,用音樂顛覆人們對世界、愛、生命甚至政治的理解。

  畢業以后,他也不在乎錢,一年不工作。一年后,他花了5天時間,自學編程和設計,開始給別人做網站。

  大宇喜歡思考,在他的個人博客里,他記錄下了那些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

  在地鐵上,想對面的姑娘跑步是什么樣子;想正在談話的陌生人是什么樣的關系;想自由和孤獨;想「沉默」的力量;想判斷人的標準是什么;也想想笛卡爾的「談談方法」。

  他洞察各種東西,小到生活瑣事,大到人生意義。他熱心的關注著整個社會系統。

  「你怎么看虎嗅啊,你太low了?!勾笥钸€會笑話他的投資人大象。

  大宇自帶黑人的特質。2014年底,大象的辦公室煙霧繚繞,空格谷鬼、開始眾籌徐建軍、bong顧大宇,以及杭州創業圈媒體界的大咖們都在,籌劃年終的創新力人物大會。大宇坐在沙發上,時不時有各種靈感冒出來。

  聊事兒之余,他也不忘調侃其他人,說大象是鄉紳,徐建軍就是書生?!改悄阕约耗??」有人問。

  「我是杰克船長,我是自由的,連規則都不能束縛?!勾笥钊绱俗园?。

  大宇自言,他已想明白了自己最在乎的,是「體驗」。此前,他已體驗過運動、體驗過音樂、體驗過藝術,接下來,他想沖上去,看沒人看過的精彩風景。

  舉目望去,只有創業者是自由的,只有創業可以完成這樣的體驗。

  喜歡黑人的大宇也會被黑,一個朋友私下調侃他:「一個人越想要什么,可能就越說自己不在乎?!巩斎?,他仍然贊美大宇的野心和欲望。

  四

  「來,列舉你人生中最失敗的十件事兒?!共稍L剛開始,顧大宇的第一句話就是替我采訪自己。

  當然,他可沒有真來回答。

  作為原阿里「來往」業務的負責人。2011年4月,顧大宇在廁所遇到了陸兆禧,于是他攔下他,「老陸,我想做個SNS應用?!拐f了一堆怎么做怎么做以后,老陸拍了板,「恩,你去做吧?!?/p>

  那時,微信已經上線三個月,用戶數即將超過500萬。隨后來往上線,這個小項目并不受高層重視,沒什么資源過廣告推廣,也沒能獲得淘寶的流量導入,反響一度很低迷。大宇第一次主導了這樣一個比較大的業務,并且是自己原創的業務。

  他說這是他三個項目中,最痛苦、壓力最大的一個。因為自己沒經驗,也因為在集團內部的各種限制。

  「創辦來往不是沖浪,沒有海,而是在一片近海養殖場里玩水?!?/p>

  如今五年過去了,微信月活躍用戶突破7億,來往無人再提。來往輸得徹徹底底。

  成敗或許是一種枷鎖吧。大宇說,他不希望去追求這種成功。但對一個創業者來說,沒有勝負心又怎樣,創業就是一場排位賽。

  上周,那個助力了初代bong,一度是智能硬件大本營的點名時間,賣身91金融。這個扶持了各種創業者,各類千奇百怪的硬件的平臺,就此出局。張佑在朋友圈感謝了所有參與過這個智能硬件眾籌夢的人,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大宇。

  智能硬件的投資熱過去了,小米的套路贏了。創造力很重要,但大家最終輸給了其他東西。

  顧大宇現在笑得溫和,說話間卻會突然停頓一下,想上一段時間。這讓人感覺陌生。

  這位弄潮兒,這次選擇的,是直播,同樣讓人陌生。而他借助自帶流量的工具,很直接的,就是——性。

  秒播自己的公眾號里,經常發布撩漢秘事,大宇自己的朋友圈,也常常出怪口味小黃圖。

  或許性是沖浪板,顧大宇需要這塊板載著自己去到風景最好的地方。

  我們不知道,直播的浪頭,什么時候會卷到最高,那時候,大宇給自己描繪了未來世界,又能重新說通了吧。

  顧大宇從2009年開始,就不再寫小說了。在他博客上最后一篇小說里,大宇說自己在網吧刷夜的時候,隔壁坐著一個一起熬夜的胖姑娘,凌晨,他回家時又看到了這個姑娘,一根手指劃過街邊關閉的卷簾門。

  這讓我想起沈從文,他在一本書后也寫過一句奇怪評論:某年某月某日,看到一個大胖女人從橋上過,心中十分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