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塔SEO > 創業 >

回首十年創業路(10年后創業)

作者 燈塔seo ?·? 發布日期 2021-03-15 13:49 ?·? 來源 未知

編者按:《跋涉之路》主題是豐瑞資本為尋找“寒冬”中最堅強的企業家而開設的專欄,內容包括:歷任企業家告別最后一個創業項目后對同行的反思和建議;商業領袖談論他們的轉變和思考。本文授權復制自豐瑞資本的自由基金。

今天的敘述者是尹志平,江蘇人,出生于20世紀90年代。2011年,大二學生尹志平開始寫小軟件,這在人人網很受歡迎。同年,他開始創業。24歲的尹志平說:“我做生意已經這么多年了?!?/p>

四年來,尹志平先后創辦了兩家公司,從南京的“黑工作室”開始,得到了著名風投的投資。他經歷了一夜成功的狂喜,也嘗到了合作伙伴內訌和競爭失敗的苦澀。他開始放棄自己的優勢,學會承擔責任。對于以尹志平為代表的90后企業家來說,爭議從未遠離,但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到了25歲,這是告別年輕和輕浮的年齡。

這是他的故事。

2011年下半年,當我還在大二的時候,我嘗到了一夜成名的滋味。那年國慶過后,我在人人網上開發了一個名為“朋友拼圖”的小應用。這個應用程序可以把你所有朋友的頭像拼成一張海報,從遠處看是你的頭像,從近處看是你所有朋友的頭像。我一時興起,隨隨便便就做了。結果,它讓我一夜之間贏得了成千上萬的粉絲,我自己也震驚了。我的人人網。我發送了一個隨機狀態。即使很無聊,我也能收到成千上萬條評論,而且評論的數量以每秒幾條的速度增長。

朋友拼圖的應用在人人網的開放平臺列表中占據了三個月的首位。投資機構也來找我,盡管我當時還在一個投資機構的軍隊里,沒有團隊。我認為創業很容易。這為我后來的創業打下了一個大洞,我花了好幾年才爬出這個洞。

我只是決定自己創業,我沒有讀過任何書。我從學校帶了兩個小伙伴加入我,成立了一個“黑工作室”。那是2012年,社會地位很低,但每個人都很和諧,工作努力。我們制作了一個照片社交網站“沙漏”。同年夏天,上海一家孵化器來南京找我,說:“只要我搬到上海,我就投資你?!蔽覀兡玫搅说谝还P錢,搬到了上海,正式開始了我們的生意。

不久,我們又獲得了一輪融資,總體情況很好,但我又陷入了另一個困境。這個坑很經典:我和我的搭檔平分。引入新投資者后,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略多于40%的股份,沒有人有最終發言權。沒有錢的時候,每個人都很健康。當他們有錢時,他們開始分開。我的搭檔想把我踢出去。我發現后,非常生氣,想反擊。結果,合伙人吸引了投資者,他們站在同一個陣營,這讓我輸了。事實上,在沙漏中,我們來回做了很多項目,主要是因為合作伙伴之間的內訌,最后燒光了投資者的錢,當什么都沒做的時候,第一家公司就完成了。

在第一家公司解散后,2014年,我開始成立第二家公司,板轉科技。這一次,我吸取了以前的教訓。我和我的合伙人在一位紳士面前出丑,分散了我們的利益,說我占了90%的股份,他占了10%。大家同意后,我們開始工作。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任何股權糾紛,也沒有太多糾紛。人們會說,“你說了算?!?。我認為在小公司的早期,一個老板必須有最終決定權,其他人應該聽從老板。這是我自己深刻的體會。

一旦我覺得不公平,我就愿意賭輸

雖然我是一個代碼作者,別人說我是一個代碼農民和工程師,但我總覺得我是一個科學家。我癡迷于技術,我做過的所有創業項目都是從技術開始的。但我也在科技創業中犯了錯誤并遭受了損失。

因為我學習了人臉識別技術,在2012年,當我還在沙漏網絡上的時候,我們花了六個月的時間制作了一個網絡產品:上傳一個男人的照片,然后上傳一個女人的照片,這樣就可以預測嬰兒將來會是什么樣子。這一個是相當技術性的,所以我們應該先做人臉識別,并重新布局和繪制圖像。上網后天氣變熱了,每天都有很多人來玩。

然后發生了一件讓我非常害怕的事情。我們的產品采用了嚴謹的技術,卻被一個不懂技術但擅長營銷的母嬰社區打敗了。更不用說名字了,他們立即復制了一個,非常粗糙,完全不熟練。后來我了解到他們所做的是在百度上搜索十幾個嬰兒的照片。無論你發送什么樣的男女照片,甚至兩張卡通圖片,它都能為你生成一張隨機出現的嬰兒圖片。這個婦幼社區規模很大,已經搶走了我們很多的交通。我認為這不公平。

后來,我思考并總結了這個使用場景不應該從技術人員的角度來看,而應該從產品經理的角度來看。這種產品只是用戶對娛樂的需求,但用戶并不真正關心準確性,只是笑。我用技術性的東西做娛樂,但它不適合。從產品經理的角度來看,這個母嬰社區是生產產品的最佳方式,盡管它不是很聰明。成本很低,一兩天就可以做好。此外,他們將該產品推向娛樂和娛樂的極致。我的結論是,我們必須從用戶的角度來制造產品。

現在我正在制作一個音樂和圖片的社交產品,“聽圖片”。它的立場和目標非常明確。我們已經掌握了一項技術,利用人工智能讓機器創造音樂。用戶在收聽繪畫應用的同時上傳一張照片,我們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技術將每張照片與其原始音樂進行匹配。除了社交之外,我們還想讓聽歌成為草根音樂家的原創音樂社區。因為我們的人工智能音樂創作技術降低了音樂創作的成本,也降低了專業門檻,所以我們把音樂創作中最麻煩的部分打包給了音樂家。

與上次被娛樂化的母嬰網站打敗不同,技術壁壘將成為我們人工智能作曲的核心競爭力。一年來,我們一直在探索人工智能組織音樂的能力,并取得了突破。音樂是聲音的組合。機器可以計算音節的運動概率,并做出符合美學的音樂??梢詮恼掌刑崛〉闹黝}和元素,包括可識別的對象、曝光、顏色分布等??梢詭椭鷻C器確定音樂的音調、長度和模式。

在音樂領域,世界上只有100多家公司擁有這項技術,除了我們,中國沒有第二家公司。

社會產品是代際的

我做過很多社交產品,包括朋友拼圖、沙漏網、萌萌騎.聽圖片也屬于移動社交,但它只是屬于音樂行業。做了很長時間后,也許你會習慣住在這個小區。在你熟悉的領域創業可能比在不熟悉的領域創業難度小一些,成功率也高一些。

但是社會企業家并不容易。我有一個很大的大腦,我經常有一些新奇的想法。這些想法經常會變成爆炸,但它們不會持久。例如,在2011年,我做了一個朋友拼圖,它真的很受歡迎,但是三個月后,數據急劇下降,然后沒有人注意它。2012年,當我上傳了兩張照片來猜測寶寶將來會是什么樣子時,我也預測它肯定會流行一段時間,但不可能一直流行。這兩件事給我的啟示是,我必須成為一名認真的企業家,我所做的事情必須有一個商業模式,并且是可持續的。

如果社交產品要具有可持續性和高用戶粘性,就應該形成一個有效的閉環。陌生人在社交互動中缺乏閉環,所以他們很難像微信一樣解決他們的關系。一旦兩個陌生人成為熟人,他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添加微信或QQ,然后這個用戶就消失了。中國最大的陌生人社交應用莫莫也作為一個本地化群體形成一個閉環。2014年,我們做了一個陌生人的私人社交應用“萌萌”。兩個月后,我們發現它不起作用。我們的產品沒有閉環,用戶會輸,輸了以后就再也不會來了。我們果斷地改變了方向,開始做新項目。

2014年,Momo終于上市了,財富模型效應在那一年刺激了大量陌生人的社交產品。但是如果你現在回頭看,許多陌生人的社交產品都不見了,只要他們不能形成一個閉環,他們就活不長了。

但是在社會領域仍然有創業的機會。從總的趨勢來看,無論公司有多老,都有可能在十幾二十年后不會破產,甚至不會被出售。隨著一代人變老,年輕一代成為社會的主力軍,他們的社會偏好將會大不相同。跟不上年輕用戶的老公司可能會慢慢被淘汰,新公司有一個潛在的崛起機會。

然而,我不是一個很好交際的人,有時我經常有獨自呆在實驗室里不打擾我的想法。我們公司有一個房間,我認為是實驗室。我有時睡在里面。毫不奇怪,我有10天半沒有回家。

創業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

大二時,我得到了一份月薪2.5萬英鎊的工作。我喜歡創業,因為我從小就喜歡折騰。我個人的信念可能是突破極端的挑戰,不斷探索技術的可能性。我沒有太多的物質欲望,只要我的購買力大于我的物質欲望。

創業這么多年,我覺得人的精神一定很強。因為企業家每天都有很多大事要處理,所以他們不夠強大,無法堅持下去。有些人無法堅持,所以他們選擇誠實地加入公司。

我最喜歡的企業家是甲骨文創始人拉里埃里森。他從大學退學了。和他一樣,我也是個輟學生。31歲之前,他跳槽去了十幾家公司,他的生活總是處于困境之中。直到32歲,他創立了甲骨文公司,這是世界上第二大軟件公司。

我和很多大學生交流過,我特別能理解他們不怕老虎,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但我想說的是,創業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我們過去常常瘋狂地加班,幾乎一個星期后才吃飯睡覺,我的頭腦開始不清楚了。

我遇到了許多輟學的企業家。交流之后,我發現很多人都是抱著好玩的態度開始創業的。這種心態尤其致命。我自己也踩在了這個坑上,回顧我創業時遇到的合伙人內訌問題,其實背后反映的是創始人的心態——。創業很容易,玩完就可以創業。我甚至建議有些人不要大學一畢業就創業,因為如果他們沒有正確的態度,他們就會失敗。創業是一種神圣的行為,不可輕視,但應該承擔責任。

我創業只是一個巧合,但自從我創業后,我不得不認真做事?,F在我有一個十多人的團隊要支持,這實際上是一個很大的責任和壓力。

如果我不得不再次選擇,假設我在大學期間被邀請加入一個有著濃厚技術氛圍的科研機構,我永遠不會回頭。因為,我一直認為我是一個科學家,喜歡做技術和研究的事情。